我的网站

工商社论》尽速重建疫情指挥中心的专业威信和公信力 - 工商社论 - 工商时报

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,以及相关专业的学者专家,一再呼吁社会大众,老人注射疫苗是“利大于弊”,高龄长辈们的慢性病与长年累积的孱弱体质,是发生种种不幸事件的主要原因。但对于亲人过世的家属来说,依据政府的指示,前往接种站注射疫苗,回家后一天或三到五天就撒手人寰,这不只是指挥中心“增加一个死亡案例”而已,更多的是自己亲自将家人送进鬼门关,那种后悔的锥心之痛,没有亲身经历,相信不是外人所能够体会。因此,对于“应该持续施打疫苗”的专业意见,恐怕很难寄望家家户户都听从。

当医学的观点和呼吁,遇到了就在眼前的近身观察,家家户户都有高龄亲人的社会大众,就算和疫苗注射没有关系的专业鉴定,也很难在短期间,扭转民众原本焦虑的情绪、对于长辈接种后不良反应的高度忧虑。

197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司马贺(Herbert Simon)曾经强调,在一个“信息丰富的世界”(information-rich world),依据现有的目标,去评估手头上的信息,要比去搜寻新的信息来得更加重要。就此而言,从指挥中心到各县市政府目前的目标是,以往生民众相验后的科学根据,证实疫苗和死亡,两者不是等号的关系,并希望能在最短的时间内,提高疫苗的接种率,以遏止染疫后罹患重症的死亡比例。然而,在已经有上百位高年龄长辈接种死亡的情况下,家里面有长辈的民众,则是抱持暂时就先“停,看,听”的想法。

为什么医学、公共卫生、流行病与病理学的专家学者,不管再怎么呼吁,都无法改变过去两、三个星期,愈来愈明显的缓打疫苗形势?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的观点,值得重视。司马贺认为,当一个议题具有高度的争议性、很大的不确定性,则“专业就很难走近”(expertness is very hard to come by);当有专家赞成,也有专家反对的时候,我们这些外行人(the laymen)就只能从两种不同的专业意见或建议,自己从中做出判断。

特别是,在当下,社会大众觉得“眼见为凭”;接种疫苗后几天内就过逝,这是事实;医学的科学鉴定结果,并不能释疑,最重要的原因有三个:第一,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的社会公信力,已经因为陆续“校正回归”的种种信息,从而蚕食鲸吞,逐渐崩坏。

第二,社群媒体各种信息的传播速度,比新冠病毒的传播要更快、更全面。第三,在“打”和“不打”的两种选择之下,多数家庭、或部分长辈,最终的抉择是,再等看看,有没有其他厂牌、更好更多的疫苗,到时候再施打。

当务之急,政府有三个问题必须依序处理:“残剂”;“疫苗捐赠”;“重建公信力”。首先,在近来的疫苗施打过程里面,究竟是“人在等打疫苗,还是疫苗等人打”,不能够在疫苗开瓶后有所浪费,在事先有预约民众的缺席以外,有所谓“残剂”的问题。APP的使用,是一个解决的方案,适用于年轻族群的实时了解和无时间落差的疫苗注射,但前提是要有残剂可供施打。

必须即刻进行的,还有“利大于弊”疫苗注射所引发的不幸事件,相关的鉴定处理流程,甚至不能排除后续的赔偿措施方案,也必须向外界公告。其次,从鸿海5月份开始申请捐赠疫苗,到台积电在6月份加入行列,乃至于慈济基金会提出申请,蔡英文总统和证严法师进行在线的视讯,研拟出一个民间组织团体捐赠疫苗的行政与检验流程,是面对当前印度病毒的侵袭,指挥中心今年夏天无可回避的责任。

最后,也是最困难的,一方面来自于指挥中心似已崩坏的专业威信,只有进行局部或全面的改组,由更高层级的人士,统筹抗疫的全局,此其时也。另一方面,政府必须体认到:疫苗的问题,是核心的问题!只要符合安全性和有效性的国际认证标准,政府拥有足够给全民施打两剂、达成群体免疫人数比例(无论是60%或80%)的疫苗,争先恐后、抢进优先施打名单的情事,才不会再发生。

但是,被人家认为效果更好/更安全的特定疫苗,如果数量不够,还是很难避免抢打的情况发生。届时的下一个战场,县市政府必须现在就超前部署、预先规划的就是优化施打的流程与时间,因为疫苗施打的能量高低,直接关系到防疫的最后成效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