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网站

曾被看好竞逐总统大位的首尔市长,为何走上绝路?

首尔市长朴元淳自杀身亡,撼动政坛。这位南朝鲜政坛明日之星寻短,死因众说纷纭,于公于私都有关连。

昨天(9日)中午至深夜,首尔市长朴元淳“请假、失踪与轻生”一事,引发南朝鲜举国喧哗。

在韩国时间(10日)深夜12点30分左右,警方投入近700多名警消人力与搜救犬情况下,循著朴元淳最终手机关机定位处,终于第二次在北岳山处大规模搜寻下,发现已经冰冷的遗体,更于今日凌晨2点多左右,警方判定无他杀之嫌疑下,全案朝向死者轻生自杀方向侦办。

在这期间,各种朴元淳生死的消息“误传”,不知是当地媒体为了求快,抑或媒体预想市长凶多吉少,于首次警方大规模搜寻时,南朝鲜《首尔日报》抢先报导出,朴元淳遗体于韩国当地时间晚间8点多,已于成均馆大学后门处被人寻获。但在媒体大举跟进报导后,警方马上出面否认相关消息,称警方“仍在搜索中”。

图/首尔市长朴元淳被监视器捕捉下最后身影。截取自youtube

当时,少数台湾媒体也实时跟进报导,有疑似引用编辑误读的韩媒,闹了一场乌龙,报导也马上被下架。从误报情况让人看到新闻不仅要求快,更要求真实的面向。

毕竟攸关一条性命,而且还是邻国首都市长的生死消息,实在不能儿戏,未来同步引用他国新闻,得再为谨慎。但借此韩媒误传、抢先报导,也可以让人看到,南朝鲜当地昨晚一整天,对于因“身体感到不便”“因不得已事情”无法上班而失踪的朴元淳市长搜索一事,有多么慌张与急恐。

举行五天丧礼,未来九个月由代理市长执政

目前,首尔在失去市长情况下,市行政部门将从今日进行五天丧礼,同时在市厅前设民众悼念朴前市长处。同时,从今天起九个月之内,首尔市政也将以代理市长体制运行。原本距离下次首尔市长选举,还有近两年时间,已故朴元淳市长原先任期预计到2022年6月30日。

首尔大家长的突然离世,无疑让目前每日平均约有30~40位确诊新冠病毒的南朝鲜险峻疫情局面,雪上加霜,同时更。外界看好,这位出身人权律师的朴元淳,可能出马角逐2022年韩国总统大选。但随著朴元淳轻生,留给世人无限的唏嘘。

政坛明日之星究竟为何寻短?目前死因众说纷纭。

7月9日下午5点多,警方接获朴元淳女儿申报,其父约于四、五个小时前,留下疑似遗言等“可疑的话”,以一身黑衣、背著行囊,一语不发地出门。期间,家人虽然试图联系他,但手机已呈现关机状态。纵使朴元淳个人的SNS、脸书、IG等未关闭,外方仍无法取得朴元淳联系,没想到,朴元淳上午一出走,就从此不复返。

图/首尔市长朴元淳出走前留下的遗言。取自donga.com

压力炸锅:首尔屋价三年暴涨逾五成,遭市府女员工控性骚扰

虽然警方判别无他杀情况下,全案朝向自杀方向侦察,但让朴元淳选择极端手段,结束自身生命的理由,仍有待后续推敲与厘清。就目前看来,有公私两条主线:

“于公”,朴元淳可能是因近期不动产政策等业务,倍感压力。

特别是最近总统文在寅房地产政策失败,导致首尔江南公寓的平均交易价格攀升到11亿韩圜(折合新台币约2890万元),与2017年5月的7亿韩圜(折合新台币约人民币约1842万元)相比,大涨了51.7%

换算下来,!面对这样的局面,想必首尔市长也得想法子协商讨论。 事实上,假设朴元淳尚未选择轻生,他当日下午原定的行程,就是将在市长室内接待总统直属国家均衡发展委员会委员长,讨论首尔与各地方共生等区域均衡发展等公共议题。

图/《远见》曾于2014年专访首尔市长朴元淳。陈之俊摄

“于私”,朴元淳于轻生前晚,遭市府秘书室女员工告发性暴力与性骚扰等丑闻。

警方虽已接受女员工报案,但仍未到达深入调查阶段。受害者控诉,从2017年就已经饱受朴元淳言语骚扰与肢体接触,根据这名前秘书室女员工所提出的证据资料,包含许多个人通讯记录,诸如朴元淳曾多次透过手机信息,传自己的照片或非关公事的内文给其秘书,想必这样的私事若公诸于世,势必重挫朴元淳的个人声望,甚至重击他的政治生涯。因此,此案在警方受理之下,正要展开调查之际,朴元淳疑似想不开情况下,选择以极端方式离世。

目前,不论是南朝鲜政府当局,抑或首尔一般市民,仍不敢相信自身城市的大家长,突然一夜辞世,且警方也持续针对朴元淳寻短之主因,与市政后续推展,进行相关配套措施。未来还会再发生什么震撼弹,调查结果如何?值得持续观察。

(内容仅反映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社立场。)